首页
最新发布页
美眉直播
欧宝娱乐
视频一区
传媒精品
国产精品
精彩时刻
嫩妹福利
网拍嫩模
网红主播
91大神
动漫卡通
视频二区
日本有码
日本无码
人妻制服
中文字幕
少女萝莉
街头素人
三级伦理
欧美精品
色情小说
都市情感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玄幻武侠
科学幻想
明星偶像
真实体验
春色美图
网友自拍
唯美写真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图片动漫
嫩妹自拍
稀缺资源
福利姬🚗
私人玩物
白桃少女
粉鲍鲜嫩
软萌萝莉
玩偶姐姐
萌白酱🚗
ASMR
妹妹直播
老汉推🚗
少妇自慰
大秀直播
黑丝少妇
女中学生
清纯萝莉
御姐萝莉
SM定制
休闲娱乐
滚球赛事
足球爆料
澳门赌场
澳门博彩
美女棋牌
现金棋牌
真人视讯
注册送钱
★本站公告★
移动网络可能会遇到图片不显示问题,建议更换至其它网络访问

鞋店


鞋店
作者:不详 字数:4311
南玉镇有一家鞋店,一直有汤惟母女三人经营着。汤惟今年32岁,这家鞋 店是她丈夫赵文开的,但10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为了给两个女儿交抚养 费和学费汤惟一直艰难的维持着这家鞋店。
一天有一名衣者整齐彬彬有礼青年男子来到店门口,他先是打量着店里的鞋 子,然后他突然注意到赵丽脚上的帆布鞋和汤惟穿着牛皮靴的双腿,于是就问: 「我想买双帆布鞋请问多少钱?」
汤惟拿了几双不同鞋码的帆布鞋放到他面前让他试脚,并说:「价格是70 元,先生,您看看哪一双尺码合您的脚。」
青年男子没一会儿找到一双合脚的帆布鞋了。他把70元交给了汤惟,而后 又说:「我家女儿很想要一双帆布鞋,请问适合她的尺码的帆布鞋吗?」
汤惟又问:「你女儿多大了,她平时穿什幺尺码的鞋子?」
青年男子回答:「我女儿今年14岁了,她平时穿的鞋子跟你女儿穿的鞋子 一样大。」
汤惟翻看了一下鞋店没发现有适合的尺码的帆布鞋了,然后对青年男子说道: 「对不起。先生。你女儿要的尺码,我们这里没有了。」
「妈妈,既然他女儿想要帆布鞋,我愿意把我的这双帆布鞋给叔叔。」女儿 赵丽开口对母亲说道。
说着女儿赵丽就把自己的帆布鞋脱下来递给了叔叔。
汤惟说道:「丽丽,别这样。你这样做很不礼貌,是在损害人家的利益!这 是你穿过的鞋子是开了封的。人家要的是没开封的。」
那青年男子说:「没关系。我花70元买下了!」
赵丽说:「叔叔,钱我就不要了。你家女儿想要,这是我送给她的。我想跟 压交朋友。」
「谢谢了。有空欢迎您到我家来玩。」青年男子感激道。
汤惟此时一边拿出写有自己联系方式的纸卡一边问:「这位先生,您叫什幺 名字。能留下您的联系电话吗?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还想访问我家店,欢迎 随时联系。」
青年男子接下了汤惟的纸卡,并拿出一张纸和笔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 码,他回答说:「我叫黄刚。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汤惟接过了有黄刚的手机号码的纸条含情脉脉的目送他离去,之所以说是含 情脉脉是因为黄刚的脸有几分长得像她丈夫赵文。
……
黄刚回到了家,一伙哥们准备了午饭等他。黄刚问:「今天大伙准备了什幺 午餐?」
厨师打扮的张涛端着硕大的盘子走了过来,那盘子里是几只蒸熟了的女人断 脚。
张涛一边走向桌上一边说:「这是清蒸玉足,是从20岁的姑娘家腿上剁下 来的。请黄大哥笑纳。」
接着又有个哥们端着盘子走了过来,那盘子上装的是烤熟了的女人断脚,那 个哥们把盘子放到桌上并说道:「这是炙烤玉蹄,是从30岁左右的娘们腿上剁 下来的。请黄大哥笑纳。」
黄刚在盘子中抓起一只清蒸的美脚朝着脚心一口咬下去,美味的汁液流入黄 刚的嘴里,他在嘴里细细地品尝着咬下来的这块脚心肉,享受这奇妙的味道,慢 慢地咽进了肚里。接着他咬下脚前端的肉、然后脚趾、然后脚背、然后脚后跟、 然后踝骨,这只脚掌的肉咬起来像一种质地很好的小牛肉。柔软得足以在嘴里融 化。黄刚舒服地啃咬着脚心的肉,不一会功夫整只脚掌的肉全被黄刚吃完了一点 不剩。这只脚掌吃其来真是回味无穷。盘子里的其他几只脚丫不一会被其他的几 个哥们给瓜分干净了。
饱餐过后黄刚与他的哥们商量如何盗取汤惟的鞋店剁下汤惟母女的脚的犯罪 计划。
黄刚是一个盗窃团伙的老大。他家里根本就没有女儿,起先之所以想买小女 孩的帆布鞋又把目光注意到汤惟的脚上,那是因为她对腿形很漂亮的腿脚也特殊 的癖好,也腿穿了帆布鞋的女人脚有特殊的癖好。他从小就经常幻想把穿帆布鞋 或白色袜子的脚给剁下来放锅里煮。如果女人的腿形太优美了也会激起他剁女人 脚的冲动。他的团伙除了盗商品也干过杀人抢劫的勾当,他们不仅劫货有时候还 劫色。
「黄大哥,那娘们很漂亮吧!」张涛问。
「是呀!她不仅脸蛋漂亮,腿脚也很漂亮,牛皮靴都没有掩盖她的脚掌曲线 的美。」黄刚把烟拿出嘴然后回答。
接着他把烟头的烟灰抖进烟灰缸然后问道:「小张。您看有什幺办法?」
张涛说道:「既然她给你留下了联系地址,应该是看上你了。你先拿几天帮 她经营鞋店,然后哪天把她邀请到家里来,然后……」
「哈哈哈哈,到时候又有几双女人的鞋可以卖了。这次不仅可以弄到几双鞋, 而且还可以顺手弄到一家鞋店的经营权。」黄刚笑道。
……
黄刚递了一双鞋问顾客「这双鞋子要80元钱,这位顾客,你看合脚吗?」
顾客试了鞋后回答:「很合脚,谢谢!」说着就80元买下了那双鞋。
黄刚5天以来一直在帮汤惟照顾生意,逐渐赢得了汤惟对他的好感,一个星 期天的早上,黄刚邀请汤惟带着她的两个女儿来到了他的家。
黄刚把汤惟邀进了一间卧室,黄刚一边脱汤惟的衣服一边被汤惟亲吻着,很 快汤惟被脱得一丝不挂了。
黄刚把汤惟推倒在床,然后在汤惟的身上做出出入入的活塞运动,他先是亲 吻汤惟的脸蛋和脖子,然后啃咬汤惟的脖子,接着啃咬汤惟的乳房,接着黄刚亲 吻着汤惟的阴部,然后吻咬大腿,然后在汤惟穿着肉色丝袜的脚上狠狠的狂咬一 口,越咬汤惟越兴奋。汤惟在又是咬又是吻又是插的刺激下发现了销魂蚀骨的呻 吟,在销魂蚀骨的呻吟的刺激下黄刚将生命的种子倾注到汤惟的体内。大量的爱 液伴随着欢愉的呻吟声从汤惟的阴道内喷涌而出。
高潮过后,黄刚将脸埋到汤惟的胸脯上,而汤惟抱着黄刚的脑袋往脸上一阵 深情的亲吻。
「黄刚,你长得太像我的死去的爱人赵文了。真希望你能变成他。我孤苦伶 仃的照顾着两个孩子。只有你帮助过我的家庭。黄刚咱们结婚吧。我希望你能做 我孩子的爸爸。」汤惟喘着粗气说道。
「父母一直希望我能娶个有气质有文化有修养的好媳妇。因此婚姻大事我需 要征求父母的意见。」黄刚说道。
「那我符合你父母的标准吗?」汤惟问。
「不管你是否符合他们的标准,我都会娶你的。如果他们不同意,我宁可与 那个家断绝关系。因为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值得欣赏的优点。」黄刚哄着汤惟。
汤惟听到黄刚诚恳的语调像吃了迷昏汤一样相信了黄刚的话,而黄刚说得连 他自己都差点信进去了。
……
到了晚饭时间,黄刚摆了一桌宴席要汤惟母女三人共进晚餐。黄刚一边用筷 子赶着米饭往嘴里送,一边劝汤惟她们多吃些大鱼大肉等菜。
汤惟11岁的小女儿赵沙问:「叔叔这幺好吃的带鱼你怎幺不吃呀!你也来 吃吧。」
黄刚回应道:「不!不用了,你吃吧!」
说着黄刚眼睛开始注视着赵沙脚上的黄色棉袜和板鞋了。
赵沙见黄刚眼睛奇怪并问:「叔叔,你在看什幺?」
黄刚一惊回答道:「没,没看什幺。」
说着黄刚赶紧撵米饭送嘴里嚼。黄刚之所以注意到了赵沙脚上的黄色棉袜和 板鞋,是因为女孩穿黄色棉袜和板鞋的脚在他眼里看起来很性感,他同样也迷恋 穿着黄色棉袜和板鞋的脚。
「叔叔,哪有床?我想睡觉。」
「黄刚,不吃了,我想休息。」
不知为什幺,汤惟母女三人还没把饭吃完就突然晕倒了。
黄刚拨打手机把张涛等人叫了过来。
「小张,你的计策不错,她们吃了药已经晕过去了,把她们衣服剥光捆着送 到地下室去。但脚上的袜子不要脱。」黄刚吩咐道。
……
母女三人被送到了地下室。当她们醒来后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被绳子捆绑着, 只有袜子没有脱。
「这是哪里?」汤惟问。
「妈妈我怕!」
「妈妈叔叔是坏人!我们被骗了!」
两个女儿哭喊着。
这时张涛等人走进了地下室,见被捆的母女三人醒来了,于是就直白的说: 「你们是我们的猎物。黄大哥看中你们穿着袜子的蹄子了,所以想把你们的蹄子 剁下来煮了吃。但在吃你们蹄子之前,我们要让你们清醒的看到自己的脚被割下 来的过程。」这时黄刚也进来了,黄刚说:「我没有女儿。早就与父母断绝关系 了。你经营的鞋店很不错,我们也经常卖鞋子,不过我们卖的是从女人的断脚上 脱下来的鞋子。而你们的鞋子已成了我们新的收藏品。我们将有你们的鞋店卖我 们的收集的鞋子。」
汤惟问:「你们到底是干什幺的?」
黄刚回答:「事到如今也不瞒你了。我们是盗窃财物的犯罪团伙。我们很喜 欢吃女人的断脚,因此我们有收集平贩卖女人鞋子的癖好。你们栽在我们手里算 你们倒霉。」
汤惟听到后惊恐了,她问:「你只要我们的脚吗?能放过我们吗?」
她的两个女儿也吓得哭叫起来了。
黄刚回答:「我既要你们的脚也要你们的命。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们的企图 了,哪有活着离开的道理。你们就把整个身子奉献出来做我们的美餐吧。」
说着黄刚给张涛等人使了个眼色。
张涛他们对汤惟母女三人进行一番轮奸后,将她们大字形展开,捆在几块石 头上。
黄刚拿起锔子对准汤惟的脚脖子慢慢的「乌滋~ 乌滋~ 」的切割,钻心的疼 痛涌上大脑,使她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叫声震耳欲聋,可听在黄刚的耳里 像迷人的音乐,使黄刚露出喜悦的表情。不知锯了多久,汤惟的小腿骨被锯断了, 连着小腿和脚的皮很快也被锯断了。鲜血流了满地,惊恐和痛苦的表情显露在汤 惟的脸上。接着黄刚又以同样的方法在伴随着汤惟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把她的另一 只脚也给锯了下来。
汤惟的两个女儿的脚也被张涛等人用同样的方法给锯了下来。
失去了双脚的母女三人小腿上流着大量的鲜血,她们嘴里依然发出了痛苦的 叫喊声。两个女儿更是不停的哭闹着。
黄刚和两个哥们把汤惟母女三人穿着袜子的脚端在餐盘上离开了地下室进入 了厨房。而汤惟母女三人的身体依然被其余的哥们用锯子等刑具活着进行缓慢的 肢解。
……
蒸笼底下的火被关闭了,黄刚揭开了盖子。里面是三双分别穿着肉色丝袜、 白袜、黄色棉袜的蒸熟了的女人脚,黄刚和张涛把这三双脚用盘子端到餐桌上。
黄刚剥下汤惟的左脚的肉色丝袜,然后对准脚心一口咬下去,带有蕴涵袜子 的汗脚味的汁液跟着肉一起流进了黄刚的嘴里,清香诱人的口感刺激着黄刚的食 欲,使黄刚继续疯狂的撕咬咀嚼着这只脚掌,脚心肉咬了接着嚼脚后跟接着把五 根脚趾连着骨头和肉一起嚼进嘴里咽进肚里了,然后他又接着啃脚背上的肉,经 过一阵疯狂的啃咬咀嚼后,这只脚终于被吃得只剩咬得破碎的骨头一点肉都没有 了。吃完了一只汤惟的脚丫,接着拿起赵丽的小脚丫把白色袜子脱了,放到嘴边 三下五除二的一阵啃咬咀嚼,很快赵丽的脚也被吃完只剩两根残缺的骨头了。接 着黄刚又抓起赵沙穿着黄色棉袜的小脚丫,剥掉袜子然后一阵狼吞虎咽的啃咬咀 嚼,不一会的功夫赵沙的那只脚丫被吃完,连那脚丫的所有骨头都被嚼碎了吞进 肚里一点骨渣都没吐出来。接着黄刚用纸巾擦了下嘴巴和手去了厨房洗了下手就 出门消费去了。黄刚只吃了三只脚,分别是汤惟母女三人的,而张涛也把汤惟母 女另外的三只脚给吃完了。
……
几天后黄刚带着张涛在汤惟家的鞋店做卖鞋生意,而以前与汤惟有过生意往 来的顾客问黄刚:「汤惟在哪去了?」
黄刚回答:「她把这家鞋店送给了我,回娘家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