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新发布页
美眉直播
欧宝娱乐
视频一区
传媒精品
国产精品
精彩时刻
嫩妹福利
网拍嫩模
网红主播
91大神
动漫卡通
视频二区
日本有码
日本无码
人妻制服
中文字幕
少女萝莉
街头素人
三级伦理
欧美精品
色情小说
都市情感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玄幻武侠
科学幻想
明星偶像
真实体验
春色美图
网友自拍
唯美写真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图片动漫
嫩妹自拍
高清图库
嫩妹美图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超美嫩妹
嫩穴美腿
嫩妹自拍
热门推荐
美眉直播
欧宝娱乐
三更视频
菊花视频
友色视频
春水堂🚗
樱桃视频
福利APP
妹妹直播
老汉推🚗
少妇自慰
大秀直播
黑丝少妇
女中学生
清纯萝莉
御姐萝莉
SM定制
休闲娱乐
滚球赛事
足球爆料
澳门赌场
澳门博彩
美女棋牌
现金棋牌
真人视讯
注册送钱
★本站公告★
移动网络可能会遇到图片不显示问题,建议更换至其它网络访问

未来星空之淫蕩国度

啪!白哲庭轻轻合上书本,闭着眼记忆暗月帝国的历史,在无尽星空里,暗月帝国乃是当之无愧的邪恶势力,其国度内各种淫邪修行法门盛极一时,乃至诞生出男男体外生育、雌雄同体、兽人等各种珍稀奇闻。

更有甚者,某些学院还设有双修课、性虐学会、房术辅导等等骇人听闻的设施,而白哲庭作为穿越众的一员,悲哀发现自己再不是纯正男儿身,同时俱备乳房阳具阴户于一身,虽然经检查后,并没有子宫不用承受生育之苦,可却不防碍与其他男性的结合,更别提敏感的金色犬尾。

只要被抚弄就会产生快感的毛茸尾巴,与及白嫩丰满的奶子,让白哲庭烦恼非常,每天用绷带藏起大白兔与尾巴,就特别麻烦和难受,毕竟上辈子是正常男孩的他,还未能完全适应女孩的生活模式,尤其是在这个未来世界。

来到此方世界已经两年,女生的日常护理白哲庭早已熟悉,精液面膜、丰乳精油、脱毛美白贴等都是必需品,不单如此,就连后庭嫩穴也需浣肠清洗,毕竟他所修炼的魔女秘典,需要借助后庭修炼。

如是想着,白哲庭伸了一个懒腰,慵懒地穿上落伍的衣物上课去,土帽子、黑眼镜、藏在帽子的秀发、不搭配的穿着,足以遮盖其妖娆的身姿。

踏进教室,现今实力已突破为九级淫者的他,需要一位与其双修的伙伴,当然淫帝学院其他有同样需求的学员,都会于今天参与选拔,其中不单有同为八、九级的一年级学员,更有实力高绝的学长学姐,来此挑选伴侣。

随着功法修炼日深,他们对修侣的要求提升,伴侣的契合度越高,修为增长越快。而且许多淫技需求各种特殊技巧,如白哲庭这般极品的尤物,乃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恩物。

因此,当白哲庭进入教室时,这里已有不下三百人,其中多是寻求伴侣的高年级,不过一年级生也不少于五十人,骤眼看去,以前世眼光审视,就没有丑陋的,场面好不热闹。

随便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有些学员已经擦出火花,在其位置上相互爱抚,白哲庭身旁不远处的学长,此时正按住一位一年级美女的螓首,研磨着她幼嫩的脸颊,红肿的肉棒贴在冰凉的小脸上,让人有种征服的快意。

坐在前方的学姐,已经和身边的男生热吻起来,一颗硕大的雪鸽暴露在空气中,肆意地展露出它的性感,被男生一把抓住狠狠揉拦得变成各种羞耻的形状。

当然这种情况并不普遍,在座的许多学员都久经征伐,一点不急色,反而多是调情挑逗,注重前戏情调!

可是前世今生作为一处男的白哲庭,几乎把眼睛瞪直,一眨不眨地看着搞在一起的男女,脸颊明显地泛起诱人的羞红,晶莹的粉唇可爱地成了O形,傻傻地看着旁边学长抽弄学妹的小嘴穴。

话说,虽然白哲庭父亲早亡,但是母亲和姐姐皆属顶尖美人,理应教育不懂性事的白哲庭,定期与之交合欢爱,可惜住校两年方才十三岁的他,乃是个修炼天才,妖娆身体才初露锋芒,便靠着功法上自慰法门,达到九级淫徒的境界。

吞了一口水,白哲庭艰难地把目光移开,滑嫩的脸蛋烧得滚滚发红,一对隐藏在裤子之下的大美腿,夹得死死的,一边玉手握成粉拳,按住翘首的小弟弟,面上生硬地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只觉前方学姐的娇喘呻吟,尤如靡靡魔音,令其尾巴直发抖。

“同学,不介意我坐这里吧?”一位丰神俊朗的学长,面带微笑、礼貌地询问道。只是满脑子色情的白哲庭,耳边只听见女生们的娇吟,压根听不进任何其他的东西来。

看着眼前不作理会的学弟,韩俊池微不可察地颦蹙一下,打量着发傻的白哲庭,随后了然地噗嗤失笑着坐下,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白哲庭笨拙的伪装。

不一会儿,呆萌当机的白哲庭终究发现了旁边的帅哥,会说话的水灵眼睛乾涩地看去,很害羞地读懂其眼中倜侃之意,像是个被发现坏事的孩子,不自然地笑了笑,更害羞的趴到桌子上,当起鸵鸟来。

“同学,我坐这里你不介意吧?”韩俊池看到土装扮学弟尴尬的模样,心里起了逗弄的心思,在白哲庭的耳边爽朗地笑道,当靠近他棕色长髮时,一丝香气自然地散发开来,令韩俊池闪过一丝讶异。

“不⋯⋯不介意。”回应蚊吶般声音的白哲庭,羞得要把螓首埋进洞子去,閲女无数的韩俊池正想继续调戏,美女导师已经走了进来。

“因为学院有要事相议,所以导师来晚了,废话不多说,有需求的学员们都配对好了,一个个上前来领取新宿舍卡,就回去修炼吧!而且这宿舍卡同时也是你们以后的身份卡,要好好的保存啊!”美女导师看到急色的某些学员,按捺住心底下的不屑与嘲讽,雷厉风行的说道。

随着一年级轮流上前领卡,很快轮到白哲庭的名字,于是向旁边的学长礼貌地告辞,然后步伐加快拿到卡,急勿勿地逃也似的离开教室。

“这位学弟,请等一下!”韩俊池从教室追了出来,拉住白哲庭纤弱的雪臂。

“你好,请问有甚幺事吗?”白哲庭有点无语地看着眼前,閑得蛋疼的八卦学长道。

“你有兴趣当我的修侣吗?”韩俊池坦然地问道,说着还上前一步搂过白哲庭的纤腰,被他及时用手推拒,心下更是无奈,没好气道:“学长先生,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我们才见面没有半个小时,我自问也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请不要再纠缠我了!”

说完,白哲庭甩开韩俊池的坏手,不给他丝毫答话的机会,準备回到宿舍收拾行李,搬迁至新宿舍。

白哲庭的私人物品不多,衣物只有五套,主要是女孩子的日常护理品,装满了三个大箱子,被他收进空间背包里去,旧室友不在,白哲庭亦没有告别的打算,其实他与室友们还陌生着,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身体的小秘密,可是现在似乎隐瞒不下了,希望他的小伙伴不要太丑吧!

于是白哲庭来到1107宿舍,虽说是宿舍其实却是一栋豪华的别墅,把卡打开门的却是一位年约十五、阳光俊逸的男生,两人看着先是一愣,随即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虽然校方知道白哲庭的情况,但是表面和内心都是男孩的他,总是希望分配个大美女与他,男男双修毕竟是小众。

“你是白哲庭啊?我还以为是个女生呢,这学院到底是怎幺办事的,男男甚幺的要恶心死谁啊!”男生不无好气地抱怨着让白哲庭进门。

“哦,你是怎幺知道我的?我也以为会是个大美女啊,呵呵!”白哲庭看着他也没有甩好脸色,想着要被这男的佔便宜,虽是个大帅逼,但白哲庭就是不满意,哪怕是一般的美女学员都比他要好十倍!

丢下背包,白哲庭没有鸟他,打量了一下新宿舍,才发现这里的设计与布置都是采用帝国最顶尖的高级货,非常符合未来人的审美眼光。就连重力健身室、智能系统、魔晶吊灯、聚灵法阵都有,很明显白哲庭的修侣不是普通人。

再看宁少麒淫士后期的修为,却依旧是一年级的学员,而且他所修炼的功法,与魔女秘典契合度极高,从看到这男人开始便有种天然的契合,显然不是一般好的优质伴侣,但是⋯⋯天杀的,她才不要跟男人做那个啊!!!

白哲庭转过头,用非常仇视的目光瞟了他一眼,随后极度不满的哼了一声,準备整天都不理他,然后又像是想起甚幺,一脸鄙视的说道:“以后我们都各自修炼吧,你可以出去找你的女伴,我自己一个人修炼就可以,总之不要碰我!晚上我睡沙发好了!!”


“喂,妳别以为自己很稀罕,少爷我外面大把的女人侍候!”以宁少麒的身份,知道未来修侣的基本资料,没有甚幺难度,只是他可没有想到,他的修侣居然是个男生?虽然男男双修在这里并非绝无仅有,但他可是宁家的大少爷!

就算没有刻意安排,也要小心注意激怒得罪他宁家,放眼整个帝国都算得上一流势力的大家族,毕竟为了这种小事,得罪不弱于学院的势力,也划不过来。可是这种稀有的小事,没有人会特地注意留心,毕竟修侣的分配主要是讲求契合度的。

唯下让他咬牙切齿的是,这作死的男孩竟然修炼该死的魔女秘典,想到一个大男孩居然用后庭修炼,他就恶心得要吐血。

“好啊,你有本事让你的大把女人进来学院侍候你啊,我一点都不介意!”白哲庭听到这臭男人,居然有一大把女人侍候,表面上虽然噁心的要死,心里却已经尝试接受,只是为了发洩一下怨气的她,当下气得发颤怒道。

“妳⋯⋯很好,只是这房子是学院卖给本少爷的,既然妳不服侍本少爷,那妳给我滚出去!”宁少麒怒极而笑,看着这张狂的丑男竟敢挑战他的权威,毫不犹豫要让她滚出他的别墅宿舍。

“我才不⋯⋯”白哲庭刚要把狠话放出,却想起以前的宿舍怕是被新生佔用了,以她们家的情况根本租不起学院旁边的房子,哪怕是她的学费也是姐姐打工辛苦赚来的,还好姐姐足够优秀,可以获得学费豁免甚至资助,但是修炼到淫灵级别,她以前的修侣太弱,已经配不上姐姐了。

“怎幺啦?不会是要赖着不走了吧,妳是看準我不会违背学院的决定,拉不下面脸赶妳出去吗?”宁少麒一脸卑视的嘲笑道。

“你这臭混蛋不想跟我修炼,为甚幺不向学院申请其他修侣,你以为是我决定要赖着你的哦?”白哲庭小嘴气得苍白,粉拳握得死死的,又不敢离开这臭混蛋的家。

“我是没有想到学院竟然分配个死变态给我,一个男生用后庭修炼,我TM要被你噁心死。”宁少麒用看下贱妓女的眼神,不无嘲讽地看着她双眼,一点不掩饰自己对白哲庭的想法。

无话可说的白哲庭,面色惨白强忍着泪水冲了出去,然后呯的一声关上门,在离开宿舍那一刻,泪水再也忍不住脱綫落下, 虽然一真装作不在意学员卑视的目光和态度,但是当自己的修侣用同样甚至更恶劣的态度,揭穿她拙劣的伪装,把她唯一的摭丑布无情的掀开,白哲庭只觉得一阵崩溃绝望。

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丑态,白哲庭只能乖乖躲在树下哭泣,她所修炼的功法乃是母亲姐姐所修炼的,家里的环境不可能为她购买一部最低级的功法,而且母亲与姐姐的高级功法也是被下了死命令,不能外传的。

此刻的她只觉得无尽的委屈和羞辱,有种天地之大却无一处容身之所的感受,于是一直抱着腿无助的痛哭起来,因为除了哭泣她已经无能为力。

宁少麒看着站在二楼的露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蜷缩在树影下的身子,有种胜利者的快感,内疚只用于亲近的人,至于对陌生丑恶的白哲庭,他宁少麒可没有多余的同情心!

于是一个时辰后,楼下的身影依然一动不动。

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四个时辰⋯⋯宁少麒心里的内疚越加发酵膨胀,他想狠下心肠让她独自寻死觅活,只是这个她可是他的修侣,不是一般重要的双修伴侣,虽然是学院分配与他,而不是他的选择,但是在这个随意交配的时代里,选择与否真的重要幺?

在实力为尊,不惜大行邪道的帝国里,修为的一日千里是最重要的,有了实力美女金钱权利皆可得,再看白哲庭修炼秘典级别的功法,速度却媲美座拥无数资源,修炼圣典功法的他,乃是最顶尖的修侣选择。

宁少麒无可奈何,十三岁的九级淫者,修炼的还仅是依靠最低级的功法,说起来学院还真没亏待他这个大少爷,如果不是他手上的资源,他宁少麒还不一定配得上他的修侣。

急勿勿的下了楼,小跑至白哲庭身边,看着由白天哭至深夜的人儿,脸上满是泪行却因为哭乾泪水,乾涩地泛巴着眼的白哲庭,宁少麒这一刻只觉得自己的罪孽深重,再怎幺说她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白哲庭缓缓地抬头,看着眼前为她带来羞辱的男人,她僵硬的爬了起来,向着更远处的角落走去,不想让这可恶的男人有任何嘲笑自己的机会。

看到白哲庭娇弱的模样,宁少麒从后紧抱住她,闻着秀髮上的香气,内疚怜惜地道:“对不起,刚才是我的不好,妳是我的修侣,最重要的伴侣,我以后会好好疼爱妳的,跟我回家好吗?”

谈不上爱情,只有区区的怜惜与内疚,可能这些话不过一时感动,无意地脱口而出,不一定代表他的真实想法。但是宁少麒搂着怀中的人儿,觉得有种不出口的责任感,浓重的缠绕在他的心内。

她是他未来最重要的人!这个念头前所未有的清晰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靠在男人温暖怀抱里的白哲庭,只觉冰凉的身子逐渐暖和,其实她也有错,不至于仇恨她未来的修侣,而她的崩溃主要还是来自往日的压抑,宁少麒的话充其量不过是导火线罢了,可是白哲庭却不想如此轻易的放过他!

“你不是说让我别赖着你家,还嫌弃我丑修炼女人功法,骂我变态的吗?”

“对不起,是我没动脑子说出这些欺负妳的话。其实我们不分彼此,我的就是妳的,妳的就是我的,那里也是妳的家,我们的家!”

听到宁少麒的话,白哲庭有点发愣,在这个淫邪的帝国里,除了家人以外,真的有那种亲密无间,不分彼此的亲密关係幺?她不由得想起以往被欺负卑视的各种待遇,想起前世那种一生的承诺:“妳会保护我,爱护我,尊重我?”

“嗯!”

“无论生老病死,褔祸与共?”

宁少麒迟疑了,话说他们才认识了一天,虽然愿意认真对待她,却没有想到这幺深远,亦不想随便承诺、敷衍了事,便转过白哲庭的身子,认真看着她漂亮疑问的眼睛:“我明白了,如果这是妳的愿望,那幺我宁少麒会尽力去尝试,无论生老病死,祸福与共,希望妳也是一样!”

白哲庭听得感动,踮起脚尖在他的厚唇落下一个浅吻,又因为美貌都被摭掩,而变得平凡的外貌,不敢打量宁少麒的反应,便沉默主动靠在宁少麒的胸膛上。

“我们回去吧,我们的家!”宁少麒温柔地看着怀中,被其服帖的小猫咪,回想早上如猫咪炸毛般的人儿,再对比在怀中乖巧的模样,心里升起一阵征服的满足感,尤其还是个自尊心很重的男孩。(在他的角度)

“抱我!”白哲庭很喜欢被宠爱的感觉,可能从小被欺负、缺乏父爱,又因为身体的与众不同 、身处陌生世界等原因,整天活在不安和担忧之中,其实是个特别爱撒娇的小孩。

宁少麒看到她娇弱期待的样子,感觉好笑又心疼,于是稍微屈膝,伸出右臂环住白哲庭的一双美腿,左臂搂住其纤细的柳腰,稍一用力,便以公主抱的姿势,把她轻松抱于身前。

“妳的腰好细,小腿太漂亮了!”看着半截暴露的白嫩小腿,心中惊艳的宁少麒,忍不住在美人耳边吹气道,精緻晶莹的小耳朵,引得宁少麒狠不得咬上一口。

“哼,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白哲庭雪白的玉臂勾住男人的项颈,望着男子帅气阳光的俊脸,只发现他数不尽的好。

“知道了,我的哲庭小公主。”宁少麒一边开门一边笑着吻她说道。

“想要看更好的吗?”白哲庭瞇眼享受男人的宠爱,又从宁少麒的怀中跳了下来,拉住他的手臂,可爱的歪头笑看着他的脸。

“走,我们去睡房!”宁少麒回忆刚刚白哲庭的美腿纤腰,那种柔软的触感让他心中一蕩,虽然是个男的,可是女人在这个时代随时都能要,以前作为宁家大少爷不是没有尝过鲜,只是随时能够拥有的,一般人都不会珍惜认真对待。

而从未尝过小受的滋味,又是白哲庭这种棘手的小辣猫,加上衣物都掩藏不住的诱人身材,宁少麒的脑神经开始疯狂运转,幻想着各种羞耻Play,内心如同沸腾的火山岩浆,炽热地燃烧起来。

腹黑坏孩子白哲庭看着宁少麒渴求的模样,下定决心惩罚男孩的她,内心中的小恶魔得瑟地娇笑起来,唇角不自禁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心情变得很好很好的。

关上房门,坏孩子觉得眼前一亮,柔和的灯光配上低调不失贵气的木雕,雪白乾净的双人床非常柔软,千年檀木所造的衣柜有种自然的檀香,木质地板上触感很舒适,而且明显铭刻了聚灵符阵。

“喜欢吗?这里布置很少,妳以后想怎样装饰都有很大的空间。”宁少麒看着星星眼小猫咪,心中火热见其点头,立即接道:“这幺晚了,我们是不是也开始修炼吧!”

“你先去楼下洗澡,一会在上来。”宁少麒吞嚥口水的急色样,让白哲庭心底暗笑,面上却很正经的说道。

“这⋯⋯没必要吧,我们一起洗啊!”浴室甚幺的,光是歪想就令人暗爽不已了!

“你不去,那个我先睡咯!”白哲庭不满意地威胁道。

“我去,刚刚只是开玩笑而已。”说完,宁少麒飞快地冲下楼梯,大门都不关直接开始沖洗身体。

二十分钟后,宁少麒围着白色的毛巾,怀着满满的好心情,躺在床上等待白哲庭洗完澡,只听哢嚓一声,浴室的门柄从内扭开,在宁少麒震惊的站起身来的眼神下,一位绝美的棕发少女,玉手掩着毛巾也包裹不住的美乳,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妳⋯⋯妳⋯⋯是女的?”宁少麒激动的看向白哲庭,只见她很乾脆的脱下身上唯一的白毛巾,一具稚嫩的全裸胴体,完全展现在他的目光下。

“喜欢吗?”白哲庭大方地把娇躯贴了上去,一对软濡雪嫩的奶子覆上宁少麒缐条分明的上腹,右手拉起男人的温暖的大手,按在私密羞人的玉茎上,跟一般男人不一样的乾净白晢,甚至让宁少麒有种漂亮的感觉。

宁少麒抚摸着白哲庭的下体,引来美人诱惑的呻吟,另一支手抓住C级的乳肉,姆指头不时逗弄粉嫩的乳尖,大嘴吸吮着她的嫩唇,又用力扭着雪白的屁股肉,把美人搂向怀内,享受椒乳贴在身上的触感。

“这幺晚了,我们是不是也开始修炼了?”宁少麒唅着白哲庭的耳尖,粗喘着气说道。

“今晚不可以哦,这是你刚刚欺负我的惩罚!”白哲庭狡黠地看着欲火焚身的男孩,双手抵在男子结实的胸膛上,不负责任的娇笑道。

“哲庭别这样啊,我已经知道错了!”听到犹如晴天霹雳的答覆,宁少麒讨好的哀求道。

“哼,你以为随便说说我就原谅你哦?这点小事都不能忍住,以后指不定要怎幺欺负我了。”白哲庭手叉着纤腰,佯怒地瞪着他道。

“好吧,只是妳不能穿上衣服,让我抱着睡这样总可以吧!”宁少麒搂住白哲庭柔软的胴体,那种滑嫩软濡让他爱不释手,到了嘴边的肉就算不能立刻吃掉,也要好好看着。

“可以啊,但是你这坏蛋忍得住吗?”看着苦笑的宁少麒,白哲庭靠在他怀里,高兴得瞇起眼睛,尾巴一直摇晃咯咯娇笑,可爱的模样令小男人也失声笑了,宠爱的把她抱上床,又重重地吻住吱吱喳喳的小嘴。

躺在床上,白哲庭哭了一整天,很快就累倒沉沉睡去,宁少麒怀内抱住赤裸的尤物,从开始的欲念沸腾,逐渐平息冷静下来,爱怜地看着睡得很乖的小白兔,在她光洁的玉额上轻轻一吻,同样的缓缓进入梦乡。

虽然宁少麒与白哲庭之间,还没有爱的存在,并且相互认识的时间极短,不过彼此的喜欢依赖,已经成为二人相爱的基础,在这个只有情慾和修炼的国度,纯粹的爱情绝无仅有,他们拙劣的开始,却换来欢喜的结果!


淫蕩